人生總是無限輪迴轉圈
飄過幾種不同的製造業, 從傳統業務到熱門電商, 其實依然是個事多錢少的小打雜, 多希望有天我能擁有公務員的悠閒+電子新貴的薪水阿~

 

據說,如果你想活活煮死一支青蛙,

(會這樣想的人是變態嗎?)

絕不能像喝康寶獨享杯,沖個滾水就巴望它乖乖燙熟,

它只會發揮火災現場能力,

跳出鍋子,遠走高飛;

相反地把青蛙放在冷水裡,

慢慢的煮、慢慢的煮,

它就會傻傻的被煮到熟為止。

 

這是個時靈時不靈,有時還會結果大翻轉的實驗,

而我現在也成為實驗樣本之一…。

 

上學期我是公家用,每個處室想有用我的需要,

最多告知校長一聲,就可以盡情使用我;

這學期因為美人出手凶殘,

只剩下跟她一樣兇狠的輔導室敢排我常態的課,

而且這學期更過分,

除了學生人數變多,

學生問題、上課節數都比上學期嚴重許多。

 

1.  每天早上晨光時間的數學輔導:一樣是專教高年級,

卻有兩天把四年級和五年級學生放一起上課,

照輔導室老師說法,

我本以為兩個都是程度差,照四年級學生的進度上課就好,

結果根本是假的,

他們都還算跟的上各自年級進度,

只是一個懶得動腦動手,一個過動到坐不下,

不用談教,能讓他們安靜下寫題目就很好了。

 

2.  學生A : 四年級那個學生的哥哥,

他的數學程度深淺難測,

很喜歡鑽漏洞和我抬槓,

你永遠搞不清處他是不會還是懶得想,

果然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

都是被沒耐心又求好心切的媽媽養大的。

(據說他家三個姊弟都是媽媽抓著手寫作業答案)

 

3.  學生B : 老客戶,從四年級跟我到五年級

爸爸學歷不高,媽媽吸毒坐牢,兩方都疏於管教,國語講不好那個,

這學期他在我這的時間又加長到六節課,

由於每日七點,

B就帶著弟弟用歡樂的叫聲奔遍全校,

吵了美人安寧,

再加上影響到美人用我的時間,

所以美人對輔導室新主任講了幾句話,

內容大概是:這學生每天都很早來學校,很吵很好動,該交給專業的輔導老師。

轉達到笑面虎後,

笑面虎的立即反應竟然是:「他變那麼難帶喔?那我不要認他了!」

(輔導室每個人都要認領幾個問題學生)

 

大概第二天發現不對,她馬上帶著B到美人面前,

讓他乖乖的說:「我有進步、我會變乖,謝謝校長關心我…」

那畫面怎麼想怎麼奇怪,

想也知道是被迫的,

於是乎,那歡樂的叫聲每早繼續響徹雲霄,

我的課想當然耳,一節都不會少。

 

4.  學生C:五年級,前客戶的姊姊,

比弟弟受教一點,但也只有一點

她以前是在我旁邊給另一位愛心家長指導的,

會改放到我這是因為那位家長覺得無能為力,

畢竟教了一年發現她的三位數減法答對率依然衝不破五成實在很讓人沮喪…

也許是經歷過她哥哥、弟弟的打擊,

我真的覺得她程度比我想像中好很多了,

除了一懶惰就亂寫交差這點很家族遺傳外…。

 

5.  學生D:五年級男生,這是個讓我不安的小孩,

不是他不乖,因為我無從了解,

我不用教他,所以不會有想捏死他的狀況,

我的任務是陪他上體育課。

因為他最近癲癇發作頻繁,

並有在操場當場抽搐昏倒、口吐白沫的狀況,

所以學校決定派個人注意他的安全,

當然犧牲者又是我,

沒發作最好囉,

萬一發作出了啥事,我責任可大可小。

 

所以我當下直接說我不是專業,

派我去沒用。

那了不起的輔導室會說啥大家都猜的到,

都是什麼「不用專業啊,顧著他就好;昏倒扶一下嘛,保護他不要受傷,很簡單的。」

末了叫我記得去拜訪護士阿姨。

那麼簡單她們怎麼不去啊?

我在那邊忍著掐小孩衝動時,

那群老師都正值空堂聊天聊的很歡樂,

手頭上連正事都沒拿出來遮掩一下,

難怪導師們會一直要求增加輔導室工作,

只是犧牲的都是我啊…。

 

基於我本來的工作約只到十月底為止,

後面工作又沒保障,吸引力有限,

輔導室大概猜到如果一下都排滿我的課,

我可能翻桌走人,

一開始非常裝客氣,

假情假意的在集中1、2、5的普通上課時段裡,

幫我留了幾堂空堂,只用「學習輔導」先掛著,

美其名說是讓我可以休息,

根本是預留後面加課,

等每個禮拜再藉口因為某某老師要求、資源班排課衝突,

把課調過來、補過去、加個人,

我星期一到五就整整15堂課了,

何況我教的都是資源班列案的特嚴重學生,

我都忍不住翻出我的教師證看裡面是不是有張是特教的。

 

按照我的個性,

不到煮熟前最後一刻,

我是懶得離鍋的,

但上個禮拜發生一件讓我很生氣的事:

美人與輔導室在用我的需求上有時會互相衝突,

比如說我每天早上要幫美人泡茶、蓋章、整理禮物,

我有反應輔導室,希望晨光時間不排課,

輔導室拍胸脯說她們主任一出馬,

保證我早上不用作那些雜事。

相信才有鬼,

果然第二天在我一早有課的情況下,

美人還是跟我討茶喝,

後來有多次相似狀況,我只是懶得計較而已。

直到上個禮拜一,

美人下午要開全校會議,

但她又把我東西留到最後,

我週五有事不能加班,

她就要我週一去和輔導室商量可不可以停早上第一節課

(相當弔詭,為什麼用我的人不去說?而是我去開口?)

畢竟東西我打到她滿意後,

還得交給總務處文書阿姨整合進開會文件,

再送校工影印給全校,

偏偏校工十點前就出門送公文,

中午前還不一定回的來,

如果第一節課我文件沒出來,下午就等著開天窗吧。

 

輔導室才不甩美人,

講一句:「我知道你很為難,但導師會生氣。」就拒絕停課要求;

美人發現面子沒用,

就丟給我一句:「那改完就請你辛苦一點,順便印喔。」

那不是平常主管會議的十份,

而是最少四十幾份、每份訂兩針的事情,(兩針也是她要求的)

我上午只有一節空堂,

能幫美人修文章修到她開心就很不錯了,

中午還要伺候美人用餐,

會前還會被叫去發小點心,

當我是有三頭六臂嗎?

乾脆就讓會議資料開天窗好了!

 

那天能平安開會,

我沒有讓大家一起死的原因有三個:

1.  上天恩賜退休老師一位,熱心的接走一節課,我果然在多出來那節弄完文件;

2.  總務處文書阿姨發現我臉色不對,先開口說會請其他工友影印裝訂;

3.  我還是不喜歡做不到的感覺。

才讓我理智戰勝感情面,

雖然我很快就後悔沒那樣做…

(怎麼沒讓美人難看一次呢?搞不好她以後會積極點爭取我的停課。)

但至少我已經發現我的臨界點到了,

所以當這個方案又要延長到12月,

人事主任歡天喜地的告訴我時,

我直接拒絕續約,

這個還沒正式上報的消息一天內就傳遍行政,

主任們一直希望慰留我,

(畢竟他們開會的記錄都是從我的文件裡衍生的)

組長們一直問我原因,

(沒了我那些蓋章的都要等另一個工友公出回來蓋了)

工友們一直哀號說誰伺候的起美人,

(光個打字就要命了,何況還要彎下腰泡茶、洗便當)

我還是堅定的說不要。

 

這幾日消息開始在發酵,

美人私下說是輔導室逼走了我,

輔導室認定說是美人要求太過,

其他跟我熟悉的或看過我課表、文件的處室人員卻知道,

那兩方都是爭著要把瓦斯爐火轉大的人,

而我只是不想變成一隻死青蛙罷了。

創作者介紹

雜工online...

fos16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yun75
  • 真是辛苦妳了
    你們學校也太壓榨妳了吧
    多了一個免費人力
    真的是誘發出人性的黑暗面
  • 現在是天天安慰自己只剩不到一個月啦,
    搞不好我走了之後,
    大家會因為沒人手讓事情簡單點,
    那我也算拯救其他人吧~

    fos168 於 2009/10/08 19:55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